庐剧名伶武道芳,她是一朵“迟开的山花”,要将庐剧一直唱下去……

作者:今日和县微信号:kyld99999发表时间 :2019-01-20


莫让庐剧成绝响
——记东路庐剧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武道芳
2018年5月16日,文化和旅游部印发《关于公布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通知》(文旅非遗发[2018]8号),公布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1082人)。马鞍山市陶小妹(当涂民歌)、武道芳(东路庐剧)2位传承人入选,实现马鞍山市国家级非遗传承人零的突破。
近日,笔者采访了武道芳老师,她刚从和县石杨镇花园行政村演出归来。因为花园戴自然村离县城40多公里,多是山路,她已经几天没有回县城的家了。见到她时,她虽然疲惫,却很兴奋。她是送戏下乡,她被村民们对庐剧持久的热情所感动,也为能下基层为百姓演出,传递正能量,弘扬新风尚,演绎乡村故事,反映农村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十八大”以来发生的巨大变化,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快乐。
一、为戏而生
武道芳,1942年6月出生于和县原城南乡沈朝行政村沈家山街道(现属历阳镇)。自小家境极其贫寒,是在黄连水里泡大的苦命人。她没念过一天书,但她是个天资聪颖、听后不忘的唱戏的坯子。当时的生产队和大队只要开展文艺宣传活动都要求她参加。她喜跳爱唱,对地方戏曲和民歌小调等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爱好和追求。
应该说,20世纪50年代是庐剧剧种发展的黄金时期。1957年安徽省庐剧团曾赴京汇报演出。毛泽东在“大跃进”热潮中巡视合肥,曾在稻香楼宾馆观看了一场新编的《牛郎织女笑开颜》。只是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庐剧才走了下坡路。
1956年冬季的一天,时任城南公社文化站站长的朱江,正领着一批从全公社选来的大姑娘、小媳妇排演节目,请了专业老师来教她们,准备参加春节全县文艺调演。当时年仅14岁,但已亭亭玉立的武道芳羡慕地扒在窗口上观望。可是里面的人还没学会,她已经会跳会唱,一招一式像模像样。朱江站长见此情景十分诧异,就叫她进屋试唱。她生就的不怯场,叫我唱我就唱,这一唱就唱出了一个武道芳!
朱江站长当即决定这次参加调演的节目——表演唱《十双红绣鞋》就由武道芳领衔担当,谁知这个节目在演出时引起了轰动!演出结束后,武道芳立即被县文化部门留下来,参加了由各公社抽调上来的精英组成的县文艺代表队,到当时的地区所在地芜湖市进行汇报演出。这次汇报演出也因为武道芳的精彩表演而受到市级相关部门嘉奖。从此,武道芳名声越来越响,凡有演出几乎都要参加。
1957年的午季收割时,武道芳听说和县庐剧团招收新学员,毅然放下正在割麦子的镰刀,只身跑到县城报名应试,很顺利地被录取了。当时,剧团临时聘请正规剧团的老师来教新学员的“武功”和“身段”。武道芳拜了老艺人刘春华为师,专攻青衣花旦。她悟性很高,进步很快,不久即登上表演。因她个头较高,身材较为魁梧,所以多扮演正面人物,如《江姐》中的“江姐”、《野火春风斗古城》中的“银环”、《海港》中的“方海珍”和其他戏剧中的“党委书记”等。在这期间,她除了刻苦练功,认真演戏,还跟着唱词学习识字,基本达到能读剧本的水平。一年后,她按时“转正”,成为剧团里十八名正式演员之一。
1963年的初冬,武道芳因在现代戏《妯娌之间》成功扮演了嫂子马秀姑,而荣获芜湖地区戏曲汇演优秀奖。当时的演出地点是在百花剧院。她每次出场时,总是座无虚席,掌声如雷鸣。往往是在她第一天晚演出之后,次日《芜湖日报》就会登出速写、评论。
二、初心不改
就在武道芳铆足劲儿准备在庐剧表演事业中攀登高峰的时候,却遇到了席卷全国的“文化大革命”。武道芳被调到西梁山窑厂当制作砖坯的工人,1973年被调到西埠水泵厂当翻砂工,干了几年后又被调到县粮机厂当油漆工……
不过,在从事繁重劳动的间隙,武道芳没有放弃她所热爱的庐剧,时常练习唱功,琢磨剧情。节假日里,或者遇到开会,她经常被有关部门抽调参加各种慰问演出,虽然没有报酬,但她十分乐意。在一次次的演出中,在群众热烈的掌声中,她感觉到自己还是个演员,还和自己所热爱的事业在一起。也正因为如此,从那时起,直至今日,在很多同伴已不演戏的情况下,她还能站立舞台,坚守舞台。
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生活条件渐渐好起来,开始有了精神追求,民间剧团相继成立,庐剧、含弓戏、泗州戏和黄梅戏等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因武道芳早就名传遐迩,许多民间剧团都想聘请她加盟演出。1980年办了退休手续后,冬天即参加含山县仙踪镇民间庐剧团的演出。她的到来,使十乡八村的农民感到非常兴奋,大家都相邀相约争先恐后地赶集看戏,演出场场爆满,影响越来越大,以至后来有了“武道芳戏班子”的美名。一提到唱庐剧的“武道芳戏班子”来了,大家就象过年一样喜气洋洋。在合肥、巢湖、芜湖、滁州、马鞍山、南京一带竟流传着一段顺口溜:
“小孩子想瞧武道芳,拴牛不晓得系牛桩;小伙子想瞧武道芳,打着赤膊往里扛;大姑娘想瞧武道芳,学着打扮备梳妆;小媳妇想瞧武道芳,茶饭不思心发慌;二嫂子想瞧武道芳,淘米不晓得找米缸;教书的想瞧武道芳,拿笔不晓得做文章;老奶奶想瞧武道芳,喂猪不晓得搁米糠;老头子想瞧武道芳,犁田三双并两双……”
这段文字颇似《秦罗敷》中的句子。与秦罗敷不同的是,武道芳不仅容貌靓丽,而且本领不凡。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不过,民间戏班子的演出,流动性较强,若有合适的地方,便可以驻点演出。菜场,因为其人流量大,消息传播得快,成了最适合驻点演戏的场所之一。除了固定场所的本戏演出,过去逢年过节、庙会祭祠都有唱大戏的习俗,那些一般是演折子戏,就是本戏里最经典的一出,一般特别受老百姓的追捧。
民间戏班子的条件非常简陋,演员也很清苦。一般下午和晚上演出,这是就着主妇们的时间考虑的。在距正式演出开始前的一两个小时,演员们就要开始化妆和对戏了。演员中年轻的自然是漂亮的。年龄大些的,化妆对于她们来说,真的是神奇的变脸。如演花旦,因为脸部肌肉松弛,先用一根半指宽的布条,从额头至后脑扎紧,且把脸部肌肉尽量向上提,造成眉梢和眼角往上挑起的风流状来。脸上敷了一层厚厚的白粉,看不出眉毛和嘴唇的颜色,等到眼晴周围涂上了大圈的红晕,显得活泛起来。眉眼画好以后,就开始上头饰了,拿在手里显得陈旧的亮片和假珍珠做的头花,一旦戴在了头上,配上她们娇俏的妆容,柳眼梅腮,风情万种,竟无端地雍容华贵了起来。
后来她被许多剧团抢来抢去抢过多次,辗转到过许多地方,每到一处都受到戏迷们的狂热围堵和广大干群的热烈欢迎,演出范围又从安徽扩大到苏、浙、沪和港澳台地区,直至后来的海外华人地区。
回忆起往事时,武道芳的两眼总是湿润润的,她说她为自己在风华正茂的岁月不能上台演出掉过多次的眼泪。她十分惋惜地告诉我:“要不是遇到十年浩劫和一路而来的坎坷,我原来的理想是不难实现的。所以,如今改革开放政策不仅给中国大地吹来了复苏的春风,也为庐剧的复兴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一定要珍惜时间,为群众演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三、潜心艺术
武道芳说,艺术是生命,是事业,是需要潜心研究的。她还说,我一辈子就做了一件事,就是演戏,我要努力把它做好。
庐剧原名“倒七戏”,是安徽省主要的地方声腔剧种之一。据今已有近200年的历史。它流行于安徽境内皖中、皖西、沿江和江南的部分地区,形成了西、中、东三路流派。西路以六安为中心,音乐粗犷高亢,跌宕起伏,带有山区特色,称为“山腔”;中路以合肥为中心,音乐兼有上路、下路的特色,明快朴实,自然清新;东路以芜湖为中心,音乐清丽婉转,细腻平和,显出水乡风味,称为“水腔”。成立于1955年的和县庐剧团,是东路庐剧主要传承团体;之后两年进入庐剧团的武道芳学的也是东路庐剧。
武道芳深知,只有在实践中不断求新求变,才能永葆艺术生命力。在思考琢磨庐剧与其他姐妹剧种诸如京剧越剧、黄梅戏等戏曲之间唱腔的差异时,她感到庐剧的唱腔尾声不足,而其他剧种唱腔余音悠长。于是她大胆尝试,将和县民歌里的水乡风味揉进庐剧的寒腔、二凉中,丰富了庐剧腔调,并在实践中不断完善,使东路庐剧韵味十足、行腔细长。
在表演艺术上,武道芳大胆地将皖东、皖中地区的民歌(如山歌、秧歌、船歌、渔歌、茶歌、门歌等)和民间小调(如旱船调、龙舟调、采茶调、摇篮曲等)有机地揉进了庐剧的唱腔之中,演唱时还偶尔插入一些高音花腔,其演唱特色是,音域宽广,音色柔和,吐字清晰,口语易懂,委婉合韵,高低转换自如,表演真挚感人,充满了皖江地区生活情趣和乡土气息。
她的演唱纯真自然、古朴典雅、做功细腻、雍容大方,一举手一投足皆显出大家风范。最精彩的是,她从小练就了“三声小锣到台口”即张口就唱的硬功夫,形成了独特的老腔庐剧——“武道芳唱腔”,其代表作有《皮氏女三告》、《秦香莲》、《秦雪梅》、《麻风女》、《二度梅》、《王三姐》、《周明月蒙冤》等,安徽省有关文艺团体曾组织青年学员专门学“武道芳唱腔”。
1981年,安徽海威特音像公司派人到现场聆听了武道芳的演唱后,立即要求武道芳带着剧本到合肥去录音录像。听说武道芳等人上台演唱的都是“水词”(即曲目没有固定台词,而是以某段故事为基础,临场发挥)后,便将大批的音像设备运到了当时正在和县五显集镇唱戏的武道芳戏班子来,连续将武道芳的多部代表作录制成音像磁带。每次录制都是在演出结束之后,时常演到深夜。该公司仅按每天100元、50元不等的酬金付给武道芳等人,因此大发横财。但坏事也变成了好事,由于海威特等音像公司的商业行为,武道芳的老腔庐剧传唱开来。
后来,武道芳的大部分作品被拍成多部、多集电视连续剧,先后被安徽、江苏、河南、香港、台湾等地多家音像出版社和音像公司灌录成大批量的音像磁带和VCD光盘进行销售,武道芳的庐剧表演艺术得到更广泛地传播,影响巨大。
因此,1988年武道芳作为特邀代表参加“安徽省民间表演艺术家协会”时,在亳州市的首届例会上推选为主席。
四、艺术成就
1995年9月10日,鉴于武道芳对庐剧表演艺术的突出贡献,她被特邀参加了国家在北京举办的建国后首届《中国艺术界名人作品展示会》系列大展,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其参展作品《皮氏女三告》等经典庐剧荣获了优质奖。
2006年其艺术成就和突出贡献受到省内外多家新闻媒体的关注,《安徽日报》首先以《迟开的山花》为题进行了宣传,和县电视台也拍摄了《迟开的山花》专题片予以报道,2007年《巢湖日报》的“巢湖人物”栏目以《庐剧皇后武道芳》为题对她作了全面介绍。
2010年5月东路庐剧成为第二批省级非遗项目,武道芳被批准为省级传承人;2011年6月成为第三批国家级非遗项目,2017年12月28日,武道芳入选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推荐名单。
2016年,和县县政府投资30万元,为武道芳剧团配置一台演出车。以后,她经常带着剧团下乡演出。笔者看到武道芳的2017年工作小结:
2017年年初以来,她作为庐剧省级传承人,继续担负着传承和下基层演出工作。如参加社区公益辅导演出,参加县非遗中心举办的各类培训及讲座活动。同时,她组建的“武道芳艺术团”坚持下基层为老百姓演出,并且每场都亲自登台主演剧目,受到老百姓的热烈欢迎。
也是因为这些原因,武道芳被评为2017年第一季度“马鞍山好人”,又被安徽省文化厅评为授予“2017年度安徽省民营艺术院团‘十大名角’”称号;由她组建的 “武道芳艺术团”被安徽省文化厅授予“2017年度安徽省民营艺术院团‘百佳院团’”称号——“百佳院团”在全省仅是两家,“武道芳艺术团”占居其一,而且排在前面。
现在,武道芳虽然年逾古稀,子孙满堂,但她“老牛自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仍为毕生钟爱的庐剧而活跃在乡间舞台上。
在得知自己被批准为国家级非遗项目传承人之后,武道芳这位老艺术家非常认真地说:我很想把自己这一套唱腔传下去,过去,也带了几个徒弟,她们学学以后,就不了了之,也有的学了后,家长嫌唱戏不赚钱,不如学门手艺到外做生意赚钱来得快,结果放弃了;我自己不是正规剧团演员,不像其他剧种有国家扶持的剧团公司可以培养传承人,我是民间剧团演员,谈不让正规办班培养;庐剧也缺少演出市场,现在的年轻人爱蹦蹦跳跳,唱流行曲,不爱听庐剧;还有,单演庐剧亏本,导致很少有人写庐剧新剧本:长此以往,庐剧面临后继无人的危险局面。我希望能够以此为楔机,发挥自己的作用,把庐剧这一传统剧种传承下去,使之发扬光大。
在这同时,她主动与和县“红歌队”剧团联系,自费购买塑料大棚,创建独特的“大棚剧场”,既做演出大厅,又做排练大厅;她还写了新剧《最美环卫工》《扶贫模范》《成本华》,准备陆续把它们排出来,奉献给热爱庐剧的广大观众,为地方文化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介绍
徐斌,1963年出生,和县乌江人。1983年毕业于芜湖师专,1999年毕业于安徽教育学院。现为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语言学会会员,和县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和县二中高级教师。
在《清明》《安徽文学》《草原》《骏马》及《人民日报》《解放日报》《扬子晚报》《北京日报》《江淮晨刊》等报刊发表散文逾百万字,在《杜湖》《新故事》《巢湖作家》等杂志发表小说多篇。长篇散文《听螃蟹》入选《安徽文学》“安徽散文五十家”。曾在《安庆晚报》《安徽商报》开设“行者笔记”“菜园记事”专栏。著有读书笔记《行走文字间》《蔬菜物语》。即将出版《蔬菜月令》,寻求出版《中国农具》。《安徽青年报》《巢湖作家》《和县文艺》作过专题介绍。
今日和县
传播家乡动态,展示秀美乡村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推荐文章:
宾馆聚众赌博,和县民警一窝端了......
和县东路庐剧传统剧目即将上演
雨雪降温还有停电……
三十多年前,和县农村是这样过年的
和县为返乡青年创业与脱贫攻坚扶贫
和县这个镇入选安徽省首批健康小镇
【和县警营开放日】相约警营
和县的把子们,请速看这条微信
重磅专题片《一抓到底正风纪》
今年猪年只有354天
发钱了!每人每年1200元
大局已定!和县农村户口注意啦
明年起,农村这4类宅基地收费
和县的把子们注意了
20年前的和县,您都还记起来么?

关注今日和县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